特朗普与自由世界秩序之间的战争


马丁•沃尔夫

“我们没有永恒的盟友,我们也没有永久的敌人。我们的利益是永恒不变的,追求这些利益就是我们的责任。”在英国的全球实力处于巅峰时,于1855年至1858年、1859年至1865年担任英国首相的帕默斯顿勋爵(Lord Palmerston)这样描述英国的外交政策。

如美国国务院一位前高级官员上周告诉我的那样,唐纳德•特朗普(Donald Trump)信奉帕默斯顿主义。如果说有任何一以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