货币政策已走到尽头


马丁•沃尔夫

为什么利率这么低?“长期停滞”假说有助于解释这一现象吗?在下一次衰退期间,这么低的利率对货币政策的有效性意味着什么?我们还需要尝试其他哪些政策——要么是作为货币政策的替代,要么是使其更为有效?这些都是当前最重要的宏观经济学问题。这些问题也极具争议。

卢卡什•拉黑尔(Lukasz Rachel)和劳伦斯•萨默斯(Lawrence Summers)最近发表的一篇论文阐述了这些问题。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